记者注意到,造假窝点分布到独流的各个地点,到了晚上或者下午,各窝点的货物汇集到一个地方,以此方式分散内险,而造假老板很少在窝点现身。

特朗普又被告性骚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