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的。事实上,为了在写剧本的时候让故事更真实,托尼的儿子尼克·维勒欧嘉使用了他父亲写给母亲的信。确实,这些信有时是与谢利合写的。在20世纪80年代,尼克·维勒欧嘉开始准备记录他父亲和谢利之间的友谊,开始录制对父亲的采访,讲述他和谢利在路上的经历。

谢利讨厌夜总会,因为他觉得听众对他的音乐不够尊重。他还觉得爵士钢琴演奏家在夜总会表演有失身份。谢利在1982年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说,有些钢琴音乐家“边弹边抽烟,把一杯威士忌放在钢琴上,如果不像阿图尔·鲁宾斯坦(19世纪著名的钢琴演奏家)那样受到尊敬,他们就会发火。但你不会看到阿图尔·鲁宾斯坦一边抽烟,一边把杯子放在钢琴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