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看待过去两年的严监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