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:你曾多次提及“大安全”概念,而这其中也包括国家安全。目前国家级战略会交给民营公司做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