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以俄国大片举例,俄国制作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科幻大片,这些电影几乎都有一个相似的趋向——俄国陷入危险,来自俄国的某人必须出来拯救一些小地方,亦或是欧洲面临着某种威胁,但是来自纽约的蜘蛛侠来了并拯救了这些一些小地方。这些大片因此变得非常的“俄国”。

而在《流浪地球》中,他最喜欢的部分就是看见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——那些以前在俄国的电影院中并未被充分代表的文化——联合在一起去拯救全世界。不是“全世界”,而仅仅是一个城市,但实际上是将整个星球从毁灭的危险中拯救出来,“这样的情节从一个俄国观众的角度是新鲜的。”